常熟新聞網首頁

手機新聞網

新聞客戶端

望秦川

王春鳴

在唐代,有一個詩人叫李頎。他少年離家,五花馬千金裘地去往兩京,尋找他的詩和遠方,說是為干謁為行卷,從此卻過上了“歲夜高堂列明燭,美酒一杯聲一曲”的好日子,酒、朋友、詩、音樂,還有一些恰到好處的不如意,比如結交的人里有高人隱士,也有浮浪弟子;比如才華橫溢,卻有點官運不濟……少年做公子,中年成名士,人生如此,夫復何求?

仿佛大唐有好音樂的場合,就有李頎,有一種樂器,南山截竹的觱篥,我還是從他的詩里第一次聽說的。他是最高明的聆聽者,其他那些論樂的唐詩,幾乎都是圍繞著樂音浮想聯翩,通感迭起。只有他,琴歌一起,“霜凄萬木風入衣”“一聲己動物皆靜”,琴一動,宛如晚風吹入襟懷,秋夜星空瞬間靜默無聲,萬籟俱寂里,心靈世界只剩下清淮云山。說實話李白聽琴就比他浮躁得多,一首 《聽蜀僧濬彈琴》全是聲音和動作。而李頎聽董大彈胡笳、聽安萬善吹觱篥歌……你會看到那早已遙遠的旋律和節奏,在他的詩里如黃昏的鳥群聚散盤旋,他寫出來的,是大唐的音樂,也是大唐的氣質和神態。

李頎寫得最好的邊塞詩里,有酒杯和酒杯碰撞的聲響,也漫漶著胡笳、琵琶和羌笛的音調。他是喝著酒,寫著詩,唱著離歌走到他的中年的。到了《望秦川》的時代,少年的以夢為馬,毫無懸念地變成了“客有歸歟嘆”,其實《望秦川》倒不是講音樂的,但是它的詩意和情緒被當代音樂看中了,改編成一首古箏曲。可惜我聽孩子作為考級曲目練習的時候,絲毫沒有把支離破碎的旋律和李頎聯想到一起。

直到有一回聽到了音樂家任潔的演奏,整個過程,我最大的念想就是和李頎一起聽,我猜他和任潔一定能互為知音。不知道李頎有沒有聽過箏,他同時代的岑參就很喜歡,說“汝不聞秦箏聲最苦,五色纏弦十三柱”。這首《望秦川》用秦箏演繹,真的契合極了。帶上滑音的搖指,娓娓提起往事,慢起漸快的掃弦,傾訴著古老的詩意,把聽者的情緒慢慢帶動,一下子帶到了一千多年前的秋天——長安城外的樂游原上。唐代很多文人,登高賦別,懷古追思,都是在這個著名的地標上完成的。甚至像李商隱不過是無所事事,“向晚意不適”而已,也要驅車登上這片古原。李頎《望秦川》當然也是在這個樂游原上,因為他看見了五陵松——漢代有五個皇帝葬在長安城附近,山河歲月不停變幻,他們陵墓上的松柏也漸漸蓊郁蒼翠。

“秋聲萬戶竹,寒色五陵松”,李頎在這首詩里說的是,不如歸去,他是站在一個精神的海拔點上做出自己的選擇的。也不獨在此詩中,他的《琴歌》里,也有“敢告云山從此始”的獨白,于是在平淡紅塵中無處登高無可告別的我,很容易就把它聽成知音之聲。就好像在因失戀而遠行的青年時代,循環播放那首來自異國的《布列瑟農》。

這首詩是李頎將歸東川,臨離長安時,眺望秦川之作。望秦川其實就是望長安,那個地方是他夢想的高處,也是人生的低處。對一個懷才不遇的理想主義者來說,這眺望都城的動作,會有非常復雜的內心牽扯。任潔在紅木鋼絲弦上,把這種心境傾訴得淋漓盡致。望,需要登高,所以根據這首詩改編的樂曲本身,也有一種唐詩中常見的高遠視角。首先入眼的當然是自然,登高一望,旭日東升,山河明凈,李頎用寥寥數語,把八百里秦川的秋色全都捧到我們眼前。讀過這首詩的人,就能在音樂帶來的通感里,重新看見千年前開闊又寂寥的秋天,看見長安的宮闕隨山勢逶迤而去。下半首詩從開闊轉向蕭瑟蒼涼,于是在音樂里,心事重重的掃搖帶起一派秋聲,先拂商弦后角羽,真的仿佛能聽到他內心的嘆息,感受到他不如意的人生秋天呀。“客有歸歟嘆,凄其霜露濃”,這一回要告別的一切,太一言難盡了。但是李頎,把自己的嘆息融在了開闊博大的視野之中,所以他之后即將迎來的時代,是歌舞升平,明月高懸的盛唐。

這樣的一首詩,如果你不懂怎么用語言描述它,用李頎最愛的器樂去詮釋,也是可以的,愛、感傷、離別……人間所有的感情都能在音樂中找到歸處。那個美麗的姑娘,她的箏聲里總有一種微妙可感的情到深處,而情到深處正是許多唐代詩人的人生主題,李頎和他的《望秦川》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聲明:所有來源為“常熟日報”和“常熟新聞網”的內容信息,未經本網許可,不得轉載!本網轉載的其他文字、圖片、音視頻等信息,內容均來源于網絡,并不代表本網觀點,其版權歸原作者所有。如果您發現本網轉載信息侵害了您的權益,請與我們聯系:0512-52778455,我們將及時核實處理。

[責任編輯:浦斐]

標簽:

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直播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