常熟新聞網首頁

手機新聞網

新聞客戶端

雞的日子(二)

金曾豪

金桂花不喜歡吃“廚余”,喜歡吃新鮮的菜。看它吃菜,你會很煩的——它沒法一口吞,叼住了菜葉用力甩,然后翻著白眼把留在喙間的菜葉吞下去。如果把菜葉用爪子踩住,吃起來會很容易的,可它就是不知道這個竅門。養雞場的雞是人工孵化的,沒有媽媽的呵護和教導,生活技巧都得靠自己慢慢摸索。生物的能力一靠本能,二靠傳承,三靠自己摸索總結。雞的一生很短暫,終其一生能獲得的經驗是很有限的。沒有輩輩傳承的生物,低能在所難免。

啃過的煮玉米棒是金桂花最愛的食物之一。客廳的后窗外就是后院。見到拿著玉米棒的手,金桂花這家伙就會興奮地呼喊著飛騰起來。這只倍受養雞場折磨的雞,能這樣奔放一下倒也讓人欣慰呢!

能使它興奮的還有蚯蚓。一天,我們在后院外的空地上坌土栽花,金桂花突然躥過來叼起一條蚯蚓,側著頭在地上把蚯蚓蹭了幾下后一口吞了下去。花壇里沒再坌出蚯蚓,使守在一旁的金桂花很失望。它從此迷上了覓食蚯蚓。空地上的土太硬,它沒法扒拉,唯一的機會就是等人去松土。只要有人一動土,它就會飛奔過來緊候左右。人翻土的動作慢了點,它會顯得不耐煩,咕咕咕地在一旁催促——怎么這樣慢呀,快嘛,快嘛!這時候,它成主角了,松土的人倒成了它的雇工了。

猜想是被大便逼著的緣故,金桂花一大早就要催著開雞塒門。雞塒的門是用一塊厚厚的泡沫塑料充當的,金桂花啄門的聲音相當響亮,一邊啄一邊咯咯叫。怎么還不開門啊?到底怎么啦?人去開門,它炮彈一樣從雞塒里射出來,嘴里還在不滿地嘀咕。它這種自主自信的派頭真讓人忍俊不禁呢!

金桂花就這樣在后院孤獨地生活了幾個月。時近春節,又有親戚送來一只公雞。看那委頓相,就知道是養雞場出來的“肉雞”。我們把公雞放進后院,慶幸孤獨的金桂花有個伴了。不料,金桂花對這位異性同類十分排斥,等我們一走開,它就對小公雞發動了攻擊,那種暴怒,那種無情是要把來者置于死地呢。小公雞毫無血性,慘叫著逃來逃去,雞冠上分明有了鮮紅。這恐怕又是“養殖場綜合癥”的表現了。在超擁擠的雞籠里,每個雞都以鄰為壑,把同類視作仇家。這真是可悲的事啊。

一開春,金桂花停止了下蛋,戀窩,沒胃口,叫聲有點“破”——咯咯聲,變成了殼殼聲。它這是要討孵了。雞的討孵是一件挺讓人頭疼的事。這種時候,雞一心就想孵蛋育雛,人綁它吊它用水浸它都沒有用,癡迷的程度近乎瘋狂。想不到養雞場出身的金桂花還沒忘記雞族的這一出呢。金桂花窩在雞塒里,脾氣大得嚇人,你向它伸手,它就會狠狠地喙你,決絕得令人驚駭。

想想,人厭雞討孵是沒有道理的。這是雞的本能啊,正是這一本能,雞才一代代地從遠古繁衍到了今天。又想:在養雞場里,如果雞要討孵會怎樣呢?這個問題其實是偽問題,是不存在的,雞停止生蛋了就會被無情地處置掉,根本輪不到母雞討孵發脾氣。

金桂花對小區的環境有了局部的了解。它是不敢走遠的,看不見“它的院子”了,就會匆匆跑回來。養雞場的悲慘經歷,讓它對這個世界充滿了恐懼。

金桂花對泥地有足夠的興趣,一天到晚在那里尋尋覓覓,從不厭倦。對草生草長、花開花落,它有足夠的理解,只是對汽車漆面上出現的影像百思不得其解,總是氣咕咕地和自己的鏡像開展對喙。在養雞場,它被擠怕了,排斥同類成了它的習慣。

鄰居家裝修房子,后院外的空地上出現了一個沙堆。金桂花發現它很輕易地就能扒拉動沙子,興奮起來,積極地東扒拉西扒拉。蚯蚓呢?蚯蚓在哪里?它用很多時間來尋找蚯蚓,可一無所獲。它不知道干沙里沒有蚯蚓,不是媽媽沒教過,而是沒有媽媽教它。歪打正著,它在沙堆上發現了“打沙”和“吞砂”。在沙堆上挖一個淺坑,趴進去把沙子劃拉進羽毛,滾啊滾啊,很舒服的。享受過了,順便吞食幾顆干凈的沙粒,奓開全身的羽片把沙子抖掉,然后轉移到芭蕉樹下仔細梳理羽毛。這時已是春天了,空地的一角長出一本芭蕉。它就喜歡在芭蕉寬大的葉片下小憩。

初夏,鄰居家臨時在后院里養了一對黃母雞。那些日子,金桂花被隔墻傳來的雞叫聲弄得心神不寧,側著頭靜靜地聽,然后咯咯咯地呼應。好多天后,它才尋到了鄰家后院,隔著鐵柵門和兩只黃母雞絮絮叨叨地聊天。安寧的日子終于讓它平和下來了,發現了有同伴的日子原來是那么的好。母雞們的聊天是蠻動聽的,聽著,聽著,你就覺得歲月的靜好。

因為它的熱愛,在沙堆消失之前,我們特地為它弄了一點沙堆放在芭蕉下。

下雨了。雞不怕小雨,照樣上它的班。雖然有人喂,但雞還是會去覓食。母雞認為吃飽肚子,生蛋,孵小雞和領小雞就是它們一生的事業。穿著畢生不脫的硬皮靴,雞在雨中從從容容地走,它們低著頭,看看有沒有蚯蚓從濕地里鉆出來,看看有沒有新萌生的可以吃的青草和花朵。在雞看來,大地發生的大事件不是地震,而是層出不窮的萬物的萌發和生長。除了生蛋和討孵,金桂花在白天是不去雞塒的。雨下大了,它就去芭蕉葉下躲雨,在那里沒完沒了地梳妝和發呆。

天晴了。金桂花就上它的班。有風,一走動,金桂花有一些羽毛隨風拂動,猶如飄飄的裙裾。為了保持風度,金桂花在靜止時總是逆風而立,不讓風弄亂它的羽毛。它少婦般站立在芭蕉下,聽憑斜陽鍍亮它墨玉般的羽片,鍍亮它朱紅的臉頰和肉冠。這么多日子過去,養雞場加于它的憔悴、萎靡和骯臟都不見了。僅僅給了它一點點空間、自由還有尊重,種類的本能已經在它身上一點點恢復。是的,金桂花現在已經知道隔些日子需要吞吃一點點沙粒,以幫助消化。對于廚余,它會作必要的檢索和挑剔,看看有沒有魚刺或者塑料帶子什么的有礙健康的東東。它也知道啄食菜葉時要用爪子踩住了。這一點是它自己總結的生活經驗。

風中,黑母雞金桂花嫻靜地佇立,而闊大的芭蕉葉在不停地搖晃。如果畫家們認定芭蕉和白貓是一個經典的構圖,那么芭蕉和黑母雞的構成,則在靜美之外還有一份俠士般的俊朗和瀟灑。黑母雞靜靜佇立,分明在思索著什么。

芭蕉結果了。雞不關心。世界在明年、明天或者下一刻會發生什么,雞也不關心、不預測。那么,它在思索什么呢?

切近地凝視,我們發現雞的眼眸深處似有遠古的洪荒氣息。難道雞真是一種活到今天的恐龍?不知道。我們知道的是:對于所有的生靈,我們都是有理由敬畏的。

    聲明:所有來源為“常熟日報”和“常熟新聞網”的內容信息,未經本網許可,不得轉載!本網轉載的其他文字、圖片、音視頻等信息,內容均來源于網絡,并不代表本網觀點,其版權歸原作者所有。如果您發現本網轉載信息侵害了您的權益,請與我們聯系:0512-52778455,我們將及時核實處理。

[責任編輯:浦斐]

標簽:

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直播走势图